你的分享就是我们的动力 ---﹥

遇上这样的BH女人和无能领导,我该怎么办

时间:2013-05-12 14:32来源:www.chengxuyuans.com 点击:
我在机关里工作,虽然工作在机关,但其实是边缘人,我的编制在机关下面的事业单位,但人在机关,我不是公务员,做的工作由机关办公室安排。 
 
 
原本我所处的部门里的同事一共三个,身份都和我一样,工作都是机关里最底层的,A是部门的小头头,相当于小组长之类的,B是快退休的,C是我,D是比我小一岁的一个小姑娘。A小组长的能力其实很有限,她既处不好领导关系,也摆不平群众关系。B比较倒霉,年龄大了,想摆老资格,入党报告打了几十年,至今快退休了也没入上,其中的原因既有自身的也有境遇问题,她是大家眼里的“落后份子”,但其实人本性不坏,就是有时候爱刁难人。D是一个非常有心眼的小姑娘,虚荣心强,明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她是知青子女,父母回上海来后父亲没有工作,母亲好像是退休了),但穿衣买化妆品都是上千元的名牌,说话的口气好像自己从生出来开始就是一直用名牌货的,但我们其实知道她以前刚工作时买衣服都是去七浦路,那时候还教过我们如何讨价还价。她的工作比较获得大家的好评,但心术不正,去年她买了车,但买车钱的来路值得怀疑。 
 
 
我的性格比较内向,平时不爱和谈不拢人多话,但和谈得来的人在一起时能很活跃。我一直觉得单位里有一些四五十年纪的老妈妈们不大喜欢我,同事说可能我给她们的感觉不是很主动,我想反正平时大家同事之间讲得来就多讲两句,讲不来就少讲两句,没什么好多讲究的。工作上我一直是挺认真对待的,领导对我也一向没什么不满意的,但我自己知道在大家眼光里我不如D那么出挑。 
 
 
去年,我很莫名其妙的被调动了工作岗位,我是突然接到通知的,因为原来的岗位已经做了很久,而且我知道我们部门其他人心里都想换换岗位,换换工作内容,但一直没有机会。怎么说呢,现在我换的这个岗位在她们眼里比原来的要“高尚”,离领导也近。领导找我谈这件事的时候,我心里挺开心的,想终于可以跳出原来的岗位了,于是我就欣然接受,并且说我会努力做的。但我也很意外,因为领导一直都是比较喜欢那个D,平时比较喜欢叫她做事,有什么出头露脸出风头的机会也是叫那个D。所以我认为如果要换岗位也是会让D去,轮不到我的。现在没想到是让我换,在这一点上我是很意外的,但心里也很窃喜。 
 
 
我到了新岗位后,听到了一些风言风雨,说原来是要叫D来的,后来在问A小组长的意见时,我不知道A是出于什么心态,她推荐了我,说我比较适合那个职位。领导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采纳了A的意见,最终决定让我来。D也知道这些事,心里很恨A。 
 
 
我想不管内幕是什么,我到了新岗位后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去想太多,那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她们如果要搞派系斗争,我只要不参与,那也太平了。没想到从此以后风风雨雨接踵而来。 
 
 
我新岗位上的同事E,是一位五十岁的中年女人,她是办公室内勤,以前我和她一直接触不多,一直听别人说她嘴很碎,喜欢几几喳喳,但给人的印象是很热心,但喜欢管头管脚。而且她是我的入党联系人,按党的规定,每三个月我要向她和另一位联系人交一份思想汇报,并且谈一次心(这种谈心是一种制度,要记录下来交给党支部的)。所以如果我和她搞好关系,那对我入党是有利的。我对她是有思想准备的,我想无论她怎么管我,我都要忍着,要哄她开心,一直到我入党为止。 
 
 
领导对我新工作是这样描述的:“办公室除了档案工作是你做以外,你还是内勤B角,也是原来办公室A的B角,她们哪一个不在的时候,你都要顶上去。内勤忙的时候,你也要搭把手”。我对此的理解是,档案是我的本职工作,平时我要帮内勤一起做好她的工作,但以她为主。内勤或A不在的时候,我就顶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从此以后,恶梦就开始了,内勤对我的期望值大概是太高了,我觉得她是抓住一切机会把她的本职工作扔给我做,还说:“年纪轻的人要多锻炼,多做一点一点也不用怕的,多做是机会,是财富。你现在要求入党,你在这个时候都不多做,什么时候还会多做?”我想我就夹着尾巴做人吧,她叫我做,我就做,一方面多学点东西是好的,另一方面把她讨好了,我入党的机会就大些。我也知道D(就是那个心眼多多的小姑娘)心里是非常恨我和A的,怨恨我抢了本来属于她的职位。
 
于是,每天最晚下班的人是我,A和内勤同时休假时两间办公室只见一个人在埋头苦干的那个人是我,因为我同时要做她们两个人的B角,我不知道领导是怎么想的,在排休假时会同意她们两个人同时休假,这样我一个人等于要做三个的工作,我怎么可能忙得过来?节假日加班的最多的那个人是我,领导知道D的心里对调动工作的事很不开心,叫她加班她经常借故没空,不加班。于是领导觉得我好商量,加班最多就是叫我。我呢,想多表现一下积极性也是没有错的,加班的感觉虽然不好,但我还是加。 
 
 
我和内勤每天相处以后,才知道这个人是多么不好相处,她在我刚过去的时候就声明过了:“工作上我是没有错的,我怎么可能有错呢?”于是,她工作上无论有些什么错,最后总是怪到我头上来。有一次她装公章抽屉的锁坏了,她没察觉到,我察觉到以后好心提醒她,她竟然说:“会不会是你昨天在我锁了以后又拉开过忘了锁啊?”我说我没有开过你的抽屉,她一脸不相信。她经常在到下班时间的时候,把她没完成的工作丢给我,然后她自己下班了。有一次我原来办公室的A,手头的事情忙不过来,叫我回去帮帮忙,我就回去帮她一起做,下班时间到了以后内勤走过来,扔一堆文件给我,说她先回去了,“这些你等会儿要做掉”,然后她就回家了,我气极了,她明明看见我在和A忙,还扔一堆事情给我,自己倒悠悠然回家了。 
 
 
我觉得内勤简直认为我就是她的仆人,办公室开什么会,搞什么活动,她说也不和我说一声就去了,留下我顶她。有一次办公室三八节搞活动,女同志可以去免费做美容美发,我主动和她说:“老师您去吧,这里有我”。她还很厚脸皮的说:“我知道你的,你的皮肤容易过敏,不轻易肯让人家动你的脸。你对发型的要求也高,不肯随便弄头发的”。我听了只有无言以对,笑笑。 
 
 
平时明明是我帮内勤做的事情最多,可她从来不说一声“谢谢你”,有一次她休假一星期,我忙的昏天黑地,她休假结束后第一天来上班后,带了很多水果,当着我的面分给其他办公室的同事,就是不分给我,我不是要吃那些水果,我就是觉得为什么明明是我帮她最多,她还对我不满意。我如果平时工作上有小差错,她说的话也很难听,什么说我笨啦,脑子慢啦,说不上话、教不会啦什么的,还到领导那里去告我的状。我都忍着,当不知道。 
 
 
我的本职工作是档案,可是平时我基本上都没有时候去做档案,到了要移交档案的时候,我只能白天帮她做事,天天晚上加班,有一个星期我连着三天加到十点钟,因为实再来不及了,回家倒头就睡。 
 
 
在这种环境下,我的心情变的日益糟糕,上班时老是怕见到她,我一见她就想躲。下班后也不能放开,经常在加班后回到家里暗暗哭泣,易怒,为一点小事就和父母吵架。 
 
 
两个月前,在“谈心”的时候,内勤向我提出:“我觉得你工作上还是不够完美,我想过了,今后我的工作你一三五,我二四吧,还是要多锻炼啊”。我一听就忍不住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那我一三五的时候,我的工作谁做?你做吗?”她说:“你不要管我做什么呀,其他工作也很忙的”。我不出声。她的脸马上板下来了。这时另一位入党联系人就打园场了,说:“这事先不谈,这要领导决定的”。内勤又说了:“你回去再考虑一下我的话,你再想想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我不响。 
 
 
回家后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实在没办法再忍受下去了,我决定拒绝她的这一无理要求。第二天,我已经对此话题避而不谈了,她又说了:“昨天你回家后想过没有,你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我说:“我想过了,一三五二四六我实在没有办法做,要么我今后再多留意,有什么不懂的我多问问你。你觉得我有什么不好请再向多提,大家多沟通”。她一听马上就发作了:“我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了,你怎么还是讲不听?!”我不响,过一会儿,我站了起来,去找我们这块工作的分管领导,向他讲了这一情况,他说他知道了,他会向她谈一谈的。我回去以后,内勤的脸就一直板着了,过一会儿我听见分管领导打了个电话叫她去,大概谈了半小时,回来后她就开始摔摔打打,别的同事过来时她还含沙射影的说我,说什么现在年轻人不是那么好指挥啦,年纪大的人有苦说不出。
 
第二天开努,我和她讲话,她都不理我,我和她打招呼,她就当没我这个人一样。反正我说什么她都不讲话,工作上我有什么话沟通她,她也不响。正好逢我们单位发特奥会开幕式的票子,这个是每个人都有份的,并不按编制发,她就是不问我,也不给我,当没我这个人一样。那天也巧,我们办公室主任问我票子拿到了没有,我不出声,后来我想想很气,我凭什么要让她这样对待,我就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给主任,说我没拿到票,没人给我,我想我的编制不在办公室,大概是没有我的份的。主任那天看短消息的时候也搭错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谁发的,把我的短信内容念出来了开头几个字,给内勤听到了,她马上知道是我发了短信给主任。 
 
 
从此以后,她就好像没我这个人一样,不理我,办公室发什么票子她也把我忽略不计,不给我。我也不理她,早上上班和下班和她打声招呼,管她应不应我都和说一声。工作上有什么事要交代我就对着她讲,讲完算数,管她应不应,反正我讲了我就没有责任了,应不应是她的事。她不在的时候我继续帮她做事,她回来后说:“不用你做的,不要你做”。我就说:“不要紧的我做就做掉了”。她还不依不饶:“不要你做的呀,以后都不要你做”。 
 
 
有一次单位中午快吃饭时发苹果,要人守在办公室里,我主动和她说叫她先去吃饭,我等她吃完后再去吃。她说:“不要你管的,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可以”。我不应声,她下去吃饭了,我等她回来后再下去吃。我想我不管你怎么样,我做好我自己份内的事就可以。 
 
 
我们的这种冷战,主任都看在眼里,我也向他讲过。他要我冷处理,他也不找她谈,也不找我谈。我就继续天天过着这种日子,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两个多月。这期间,我觉得内勤和那个小姑娘,就是D,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我冷眼旁观。 
 
 
前天,主任突然叫我和他一起去食堂吃中饭,说有点事情边吃边谈。他首先和我说“我在旁边观察,你确实是很不容易,她不理你,你还天天和她打招呼。换了我我也不一定能做到。现在的年轻人能做到像你这样的不多的。有件事情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的意见对我重要。现在你原来办公室里的A(就是那个小组长)和D的关系非常不和谐,彼此怨恨。你这边和内勤也不和谐,我想把你和D互相对换一下好吗?你和A的关系以前就不错,现在你回去肯定能和她相处好。D来这里工作,你回去接D的工作”。我一听,不说话,他又说:“我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勉强你”。我说:“我想这是不太顺的。我要再考虑考虑”。他说好的。 
 
 
我回家后想想气死了,我过去一年半多么辛苦,加班我最多,领导老是让我:“顾全大局,牺牲一下”。当我是个软市子。现在明明我没有错,他的意图我也明白,他是想把我牺牲掉,换来两边的“和谐”。他就没有想过,如果她们两个恶人舒服了,我会不会不舒服。内勤肯定去向主任出了这个主意,把我和D对换一下。 
 
 
对于D,我心里非常BS她,她以前在网上写的一篇贴子,只有我和A看见过,贴子的内容是说她和我们单位的一个男同事之间的感情,那个男同事已经结婚了,她其实是小三,挤走了男同事的老婆,但男的离婚后还是没和她结婚,据贴子的内容来看是D的父母不同意。贴子里还对她和那男的在床上时(在那男的和正牌老婆的共同的床上,都不到外面去开房间)的感受有些描述,真是不要脸啊!!! 那男的是做我们单位软件的,平时接些私活,外快丰厚,所以我开头的时候说D买车的钱很值得怀疑,因为根据她的花销,那些衣服和化妆品都是算得出价钱的,她每个月的工资奖金能存点下来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而且D绝对是个为了自己目的能出卖自己的人,以前有一次大清早的时候在我们单位比较高级别的领导房间里传出过可疑的声音,那时候因为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所以单位人很少。有一个同事正好听见,当她意识到房间里面可能正在发生什么事时她忙着逃开,过了好一会儿看见D从领导的房间里出来
 
从D平时的为人处世来看,她很有心计,她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时,她从不自己提,她会挑着别人提,然后她自己得益。对于这种人,我心里是非常看不起的,现在竟然要我把自己的职位和她对换,而且她之前拉拢内勤绝对就是这个目的。这对我来说简直是污辱。 
 
 
第二天,我一大清早,比平时早到单位半个多小时,找主任谈,我说既然你这么重视我的意见,那我要谈谈,既然你也说我是没有任何错的,为什么你要把我调走,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如果把我和D对调,那别人会怎么想我,肯定会认为是我工作做的不好,我是想不通的。然后我就开始哭。 
 
 
主任也有点急了,他说你为什么要想是调回去,其实这只是你们的分工不同。我说我的本职工作没有出过错,对老同志我也一直很尊重,也一贯习惯于牺牲自己,顾全大局,为什么你要调我。主任又说:“我和你摊开来讲,你和A的关系不错,你调回去和她肯定能开开心心的工作。这有什么不好呢?”我不出声,继续抽泣。他最后实在大概是急了,说:“那这样吧,你去找A谈,了解一下她和D之间到底是什么矛盾。我再去找内勤谈一次,然后你再单独和内勤开诚布公的谈一次。你说好吗?” 我看着他,说:“我以什么立场去找A谈,我又不是领导”。其实我心里明白,主任的领导艺术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哪头硬了他就安抚一下,和和稀泥,但他要牺牲的是我。他又说:“有什么不好谈的,你就站在朋友的立场去谈”。我说好吧。 
 
 
今天一天我都在想,我该怎么办。我也想的很清楚,如果我这次最后坚持到底,主任不把我调回去,那内勤心里肯定很不舒服很不舒服,那即便我今后还是留在这里,日子还是很难过,主任口里的那个“和内勤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如果我到时候真的和内勤谈,我该怎么谈,放软档?认错?那以后我的日子还能好过么?她还不是想怎么差使我就怎么差使我?还能对别人说“她当时求着我要留在这里”,留下话柄。 
 
 
如果我屈服主任的意思,调回原来的部门,那和A相处起来肯定是很愉快的,工作上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今后再调出那个部门的机会几乎是不会再有了。而且叫我看着D和内勤两个人春风得意,我会很难受很难受。 
 
 
职场人生,真是像江湖一样,杀人不见血的。我以前一直认为只要我天天做好份内的事,不参与斗争,就会太太平平的。现在身不由己,陷入了“天天起床就头痛,恨不得生一场病可以请长病假”的心境,我该怎么化解这场职场危机呢?我今后该怎么处理好这几个人的关系呢???

转载注明地址:http://www.chengxuyuans.com/Workplacelift/Workplacestories/zcqg/59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