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分享就是我们的动力 ---﹥

年薪20万美元的矿工

时间:2013-03-24 23:05来源:www.chengxuyuans.com 点击:

雇佣像詹姆斯•迪尼森(James Dinnison)这样的工人所需的费用是全球采矿业增长最快的成本之一。这位来自西澳大利亚州的25岁小伙子高中没读完便辍学了,现在他在地下矿井操作钻机,开采黄金和其他矿石,每年能挣20万美元。

身上满是刺青的迪尼森从七年前开始做矿工,起薪10万美元。他拥有一辆价值5.5万美元的天蓝色2009款雪佛兰Ute (Chevy Ute)跑车,并另外花了1.6万美元来升级引擎。他还有一辆价值4.4万美元的定制摩托车。他脚边那只汪汪叫的吉娃娃狗德克斯特(Dexter)价格为1,200美元。

迪尼森本人就是一件贵重商品,他属于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偏远地区崛起的暴发户阶层。西澳大利亚州便是这样的一个地方,矿业公司在当地投入巨资开发和扩建铁矿。这儿需要大量愿意在有时存在危险的环境中每天工作12小时,并能在漫天尘土的小镇上连续住上几周的工人。

麦肯锡咨询公司(McKinsey & Co)全球矿业部门主管西古德•马雷尔斯(Sigurd Mareels)说,“这是历史性的矿工荒。”矿工短缺不仅限于澳大利亚,在全球范围都是如此。举例来说,矿业委员会(Mining Industry Council)预计,到2017年加拿大会出现6万至9万个劳动力缺口。而秘鲁到2020年需要4万名新矿工。

矿工需求的背后是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建筑热潮。建筑热推升了铁矿石(用来炼钢)和其他建筑用金属(比如用于楼房布线的铜)的需求。

劳动力的稀缺带来的是昂贵的人力成本。力拓股份有限公司(Rio Tinto PLC)首席执行长艾博年(Tom Albanese)说,“通货膨胀压力令西澳大利亚州、智利和非洲等热点产矿区的成本及工资节节攀升,很多地区工资是以两位数的幅度增长。”以销售额计算,力拓是全球第三大矿业公司。

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来源地和全球第二大黄金产地,澳大利亚的矿工荒尤为严重。

澳大利亚矿业协会(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估计,在2020年之前需要新招8.6万名矿工,来补充目前约21.6万人的矿工队伍。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铁矿石部门总裁伊恩•阿什比(Ian Ashby)说,“这是个供不应求的劳动力市场,成本环境很严峻。”为了吸引工人,必和必拓和其他公司正在原本是不毛之地的矿区小镇兴建休闲中心、体育场和艺术画廊。必和必拓称,公司2011年上半年实现利润112亿美元,而人力和资本成本的上升令公司损失了12亿美元利润。

一些矿工在澳大利亚和菲律宾与新西兰之间通勤。47岁的新西兰人里奇•吕费尔(Ricky Ruffell)在澳大利亚北部的黑德兰港(Port Hedland)操作平地机,他每个月花1,200美元买机票回家探亲一次。年收入12万美元的吕费尔自己出这笔钱,他说,“这样挺合适的。”

John W. Mill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尽管迪尼森做矿工以来已经挣了大约100万美元,但他没有任何积蓄,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说,“矿上生活太枯燥了,当你回来以后,一切都会让你感到刺激和激动。”

吕费尔的雇主是总部位于澳大利亚威尔士浦(Welshpool)的NRW Holdings Ltd.。该公司称仅能报销澳大利亚境内的机票。NRW拒绝就员工个人言论置评,但表示公司是按市场需求付薪的。

澳大利亚统计局(Bureau of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2010年,包括部分兼职和低技能工人工资在内的澳大利亚采矿业平均工资约为10.8万澳元(合11万美元),远高于澳大利亚整体平均工资66,594澳元。

爱荷华州德梅因(Des Moines)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的教授威廉•博尔(William Boal)说,较高的薪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偏远地区花销更大。研究采矿业劳动经济学的博尔说,“那些地方也有通货膨胀,因为这些人以前没赚过这么多钱,现在他们要把赚来的钱花掉。”他谈到,随着矿工购买更多的住房、汽车和消费品,当地物价出现了进一步上涨。

迪尼森当年做矿工完全是为了钱。他说,高中时他在“一场酒吧斗殴中”把别人的头打破了,牙齿也打掉了,他对之深感懊悔,从此以后再没有打过架。迪尼森说,负责他这个案子的法官告诉他,要么坐一年牢,要么缴纳1万美元罚金并赔偿受害者1.6万美元。他说,“我需要这笔钱,所以我去做矿工了。”

总部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采矿服务公司Barminco Ltd聘用了他。记者致电Barminco首席执行长尼尔•沃伯顿(Neil Warburton)请他就此置评,但他没有回复。

迪尼森开采过铜矿、锡矿、镍矿和金矿,他的工作是钻孔,这些孔里随后会填入炸药,以开采矿石。他戴着一个价值5,000美元的十字架金链。他说,“我不信教,但我挂十字架是很严肃认真的。只要人安全,你能赚到很多钱。”

尽管迪尼森做矿工以来已经挣了大约100万美元,但他没有任何积蓄,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说,“矿上生活太枯燥了,当你回来以后,一切都会让你感到刺激和激动。我花钱大手大脚,我的钱支撑起了其他产业。”

迪尼森自豪地管自己叫“有钱的大老粗”(Cashed-up Bogan, Bogan在澳大利亚俚语中指没什么文化的蓝领工人)。讲述这个群体的书籍和记录片陆续面世,它们探究了澳大利亚社会的一种不安情绪。人们认为带动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是教育水平较低者的挥霍性消费,这种现象令人感到不安。

《大老粗的幻象》(The Bogan Delusion)是一本讲述澳大利亚蓝领手中财富的社会学方面的书籍,该书作者戴维•尼古拉斯( David Nichols)是说,“我有些公务员朋友说过要放弃一切去当矿工。”朱尔斯•邓肯(Jules Duncan )拍过一部名为《有钱的大老粗》(Cashed-Up Bogans)的纪录短片,他希望能将其改编成一部长片,他承认是嫉妒引发了他的好奇。他说,“我尊重这些人,如果我不是一心要做电影制作人,也会和他们去做一样的事情。”

迪尼森现在的日薪是800美元,他希望能晋升到另一个日薪1,400美元的井下岗位。迪尼森28岁的未婚妻莉娜•米切尔(Lina Mitchell)说,她要努力教迪尼森管好他的钱。她说,“这些矿工会把钱花在汽车、摩托车和聚会上。”迪尼森说他会专心做一名矿工。他说:“现在我有足够的资质,我不会失业的。如果不当矿工,我就只能去当个汽车修理工,一周挣个600美元。我爱挖矿,伙计。”

JOHN W. MILLER

本文地址http://www.chengxuyuans.com/Workplacelift/JobRaiders/54374.html